感言
敝人致力於教育與研究已二十多年,本是與世無爭的工作。近幾年做出了一點點微不足道的研究結果,算不上甚麼了不起的貢獻,自己也還不滿意。不料於民國100 年底起,卻沾惹了一些俗世的塵埃,無端遭受一家私人公司的負責人以下述種種方式不斷的攻訐:

(1) 召開兩次記者會,指控敝人的專利抄襲該公司的產品,並向智財局提出對敝人專利的舉發案(專利法規定,任何人對他人的專利有異議,皆可具文繳費提出舉發理由,再由不同的專利委員組團審查之後裁決)。

(2) 多次向政府各機關或首長(包含教育部、國科會、監察院、智財局、經濟部、工業局、行政院長、廉政署等等,每個機關數次,總共不下四、五十次)發函申訴敝人:抄襲該公司產品、使用該公司產品來做出自己的發明、國際發明展金牌獎得獎作品造假、中華民國發明金牌獎造假、所做研究是抄襲該負責人之專利結構、違反學術倫理等等。

(3) 向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控告敝人:申請獲得專利是蓄意欺騙審查者,犯了詐欺得利罪(因申請獲得專利而被控告「蓄意欺騙審查者,犯詐欺得利罪」,可能可以列入金氏世界紀錄吧!?)、使用該公司的產品才做出敝人自己的發明、違反公平交易法等等罪名。

——————————————————————————–

經過約兩年半之後,智財局、政府機關各單位、法院檢察署陸續做出審定、調查與判決,結果如下:
(1) 智財局審定結果,認定敝人的專利與該公司的產品毫不相干,乃是創新發明,舉發案8 條全不成立。
(2) 政府各機關經過調查,發現該公司負責人所投訴之事,均與事實不符敝人並無抄襲該公司產品;沒有以該公司產品來做自己的發明(因為是進行創新的研發,世上無合適的器械可用,該公司產品當然也不適合,敝人係自行改裝市面上便宜的工業零組件成為適合該研究使用的器械,做創新研發本來就該如此);國際發明展獲得金牌獎作品並無造假;中華民國發明金牌獎是貨真價實的創新發明;敝人之研究與發明與該公司的專利完全不同,並無違反學術倫理等等
(3) 台北地檢署於偵查終結後,亦同樣還敝人清白:敝人依法申請專利並經審查通過,並無詐欺得利之事;未使用該公司產品進行自己的發明;並無營業銷售產品,亦非事業團體,與公平交易法完全無涉等等。
——————————————————————————–
感想:
雖然所有的審定、調查與判決還給被控訴者清白,但是由整件事情的始末,可以看到兩個非常扭曲的所謂「民主」現象:
(一)當初控訴者未等專利舉發案的審定結果出來,即憑空以自己的主觀臆測(而非依據智財局技術專家們的審定),兩度召開記者會,發佈被控訴者抄襲其產品之不實消息,以致網路新聞上至今仍充斥著控訴者當初憑空臆測的不實報導,類似的現象似乎不斷發生在許多領域。
(二)似乎任何人都可以為了私人或商業目的,辯稱是基於「猜測」或「懷疑」,對他人提出不利的控訴即使最後所有調查與裁決都指向控訴者所言不實,但對於被控訴者名譽的傷害已經造成,難以彌補
親身經歷過這些奇特的社會現象之後,我不禁思索一個問題:「面對如此紛擾的社會,要如何教學生呢?我投入畢生心血教出來的學生,步入社會之後是否會為了名利兩字而迷失方向,忘了愛與因果業報呢?我要改變態度當個教書匠就好嗎?」我給自己的答案是:「衣帶漸寬終不悔。」不能因少數變因而忽略了多數善良的下一代。我堅信世上為人師表者,多數會贊同的。

引用自台灣科大: http://new.me.ntust.edu.tw/files/13-1047-32218.php

«